亲爱的自己,每个天亮,也有不一样的蔚蓝

一只虫子从霓虹深处飞出来,从我眼前踉踉跄跄的掠过,也许是老了吧,‘’飞往哪去?‘’我问。
去寻找一个有灯塔,有渔火,有小镇,还有海鸥的地方。
那个地方是叫做彼岸吗?我疑惑了,大概是搁浅了太久,就忘记自己想要去哪里了。可是抬头望向那些霓虹,每个人都好像还在追寻着什么,纵然从没有人去说明追寻的是什么,可是却也从来不肯承认累了或者倦了,飞往一个叫做梦想的城堡,不能轻易说累的。
也许本该是这样的。
远方是沉默而安详的北斗,是每个孩子眺望过的地方。
我站起来,对着它飞过的轨迹,大声说:我也是!
嘿,发现今天的太阳好大好大。
希望2013每天的太阳也可以这么大,这么晃眼。亮了。

** 我的烛火**

豁达

任何时候,我都该豁达,都该保持一个固定的姿势。
心境只是一种在远离了世界后才会存在的东西,既然不能拥有,那就该用微笑去面对世界。
钟声里,凝视那白色建筑上凌空而起的白鸽,却要记得,还有一片沃土要追逐,静下心时才可以眺望这片净土。
远离了那些夏虫与梧桐,
远离了曾经粘在衣襟上的泥土,
远离了葡萄架下老人们讲的一个个故事,
却更靠近一处新的航线,我的烛火告诉我,我要酝酿一次完美的起跑。

酝酿

收拾一下库存的理想,再次俯瞰它们,去打理一下那些莫须有的荒芜,用眼,用心,去经营每一个梦想。
珍惜每一次的好好出发,
珍惜阑珊将尽的释然,
那些填充进来的忙碌,会被微茫的烛光点亮的吧。缄默中的灯塔,给那些飘摇了很久的梦想一次停靠的机会,它会接纳每个疲倦的虫子回去。除了那些已经扎根在霓虹里的,它都会慷慨的接受。
最后,总归还记得重新出发,记得来时的路。

还在亮吗,我的烛火?
希望归来后的虫子,可以找到自己的那点绿光,那片烛火,然后,在里面静静的收起翅膀。。。
而我,正在练习着飞往那里,祝福自己。
一切安好如期许的那样。